本文来自

《新潮电子》

2016年11期

《新潮电子》领导数码时尚新生活,坚持以人为本,把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广泛应用与现代生活紧密结合,以通信、娱乐、移动、影像为四大基本报道方向,向读者提供最快、最新的数码产品资讯和最适用的数字消费指南,引导最精彩的数字时尚生活。

 

邮发代号 78-55邮发代号 78-55

邮发代号 78-55邮发代号 78-55

ISSN 1007-077X(国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

购买纸刊

12期

11期

10期

09期

写了 513 篇文章,被 2 人关注,获得了 9 个喜欢

智能手环尴尬了

从产业角度谈产品的迭代

文/ 王健鹏
前言 在曾经引发出全新生活方式热潮的数年之后,智能手环开始显露出后力不足的迹象:产品销量下滑,关注度亦渐消退。据研究机构IDC公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智能手环尚占据可穿戴设备中一半的市场份额;然而过了第二季度,IDC报告已经将手环的数据剔除出局,甚至给出预计——2020年智能手环在可穿戴设备中的市场份额将下降至28.5%。 这就有点尴尬了。 科技市场的变化如白云苍狗,以至于各个厂商在产品线设置上往往来不及正名,就已经消失在历史的车轮下。

智能手环的衰落

曾经风光无限的智能手环,一度被业界目为可穿戴设备的领跑者。以小米手环为例,在2015年实现了1200万部的出货量,与2014年的110万部相比,出货量暴增近10倍,市场份额也从4.0%迅速上升至15.4%

但这样的盛况却有些好景不长——随着各大品牌陆续推出智能手表,手环的处境越发尴尬,市场份额下滑几成定局。

更早的青萍之末来自大洋彼岸:早在去年年底, Jawbone便宣布裁员15%,且关闭了纽约办公室。曾经被称为“可穿戴设备鼻祖”的Jawbone,竟走到不得不放弃智能手环的地步,不难见出这个市场的瞬息万变。

Jawbone是第一个退出该市场的国际厂商,接下来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而在每日刷新的行业新闻里,不知道有多少小厂商已经含泪告别。

作为智能手环的另一个“大鳄级”厂商,Fitbit同样面临着Apple Watch智能手表的激烈竞争。据Fitbit近期报告显示,1090万注册用户数中,仅近670万是活跃的。甚至连耐克也曾经推出过FuelBand健身手环,但在2014年,耐克就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一块业务。业内有看法认为,志不在此的耐克并没有耐心等待这个市场成长完全。此前智能手环充其量只能说挣扎于小众迈向大众的瓶颈中;而直到现在,智能手环也没有等来真正的春天,至多只能算是刮过一阵春风而已。

 

“取而代之”的理由

作为产品,智能手环的弱项在哪里?不少人在刚买时对之爱不释手,但过了一段时候却束之高阁,一言蔽之就是“不具备黏性”。智能手环功能单一,很容易被其他电子产品所替代,虽然不少品牌从外观上下工夫,使智能手环往时尚方面靠拢,但仅靠“颜值”带来的冲动性消费和冲动性使用终究难望长久。

业内有这样一种看法:“当前整个可穿戴设备产业所面临的一个共性问题是,所谓的运动量监测、心率监测、卡路里消耗监测等,只给用户呈现了一个监测的结果,却没有给用户提出相应结果的对应解决建议与方案,这就没有从根本意义上凸显可穿戴设备的价值。”

当然,现在健身类的智能手环仍有市场空间,只是深耕前景不容乐观。

从相关资料来看,智能手环所提供的功能,无非就各类相关的监测功能。而这,恰恰就是典型的智能穿戴给人留下的印象,我们称其为智能穿戴1.0设备。在1.0的时代里,智能手环的确给人们带来了更为新奇的智能体验,但所谓的“智能”,仅仅是做到对健康数据的集成,而真正的“管理”和“建议”等更令人关心的话题则无从寻觅。这就是业内对未来智能穿戴2.0时代的期许之一。

智能手环属于时效性科技产品,其自身的属性注定很快就会衰落,这一点厂商无法抗拒。也因此,一旦智能手表成为主流,很容易对智能手环呈现出“吞噬”态势。犹如平板电脑吞噬了数码相框,犹如智能手机吞噬了MP4播放器,甚至还有上网本这样很难说清是被什么样的产品吃掉的,这一切过程或许都可以归于同一个名字——迭代。

 

无可逃避的规则——迭代

当手环不行了,它的迭代产品在哪里?目前看来,大部分厂商的目光投向了智能手表。在今年的CES 2016上,老牌厂商Fitbit推出首款彩色屏幕智能手表 Blaze。此前Fitbit 一直走得谨慎,从Fitbit Charge HR开始加入心率监测功能,再到Fitbit Surge的方形表盘与消息通知,也算跟上“时代的步伐”了。同一场CES,华为推出了与施华洛世奇合作的HUAWEI WATCH JewelElegant,三星也推出了玫瑰金与白金两种材质的Gear S2Misifit发布了全新的运动追踪设备Misfit Ray,还有传统手表品牌卡西欧推出搭载Android Waer系统的WSD-F10。当然,这一领域的对手还有苹果、Pebble,甚至是推出了AW手表的瑞士腕表品牌豪雅(Tag Heuer)。

产品迭代是一个产品线能够长久发展的必由之路。自2007年发布旗下第一台智能手机iPhone开始,苹果公司总是在每一年的秋季发布一款最新的手机,取代上一年旗舰的位置,迄今已经出到了第十代。其他消费电子大品牌的策略也大抵如此,本质其实是一种快速迭代下的催促消费——从消费心理学角度来说,拥有高品质的产品便是展现自身品位的途径之一。

这种产品定期换代更新的现象并非近几年才出现,早在上个世纪的美国就出现了有计划的废止制度。这一制度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功能性废止,新产品比老产品具有更多新功能,从而让之前的产品“老化”;其次是款式性废止,使原来的产品相比之下显得过时,不合消费者的兴趣而废止;再次就是质量性废止,在设计和生产中预先限定产品的使用寿命,使其在一段时间后便不能使用。

这个制度经历了市场的检验沿袭下来,被当下的消费电子厂商运用得炉火纯青。而这个带有“强迫”意味的过程是否能做到让使用者心甘情愿甚至欢欣鼓舞趋之若鹜,就是各个厂商展现本事的地方了。

 

临敌应战,各有不同

作为小米生态链公司,华米科技在去年10月推出了主打时尚的新品牌Amazfit智能手环,售价299元的陶瓷设计手环显然是华米在试图摆脱低价不赚钱的困扰。在830日举行的华米秋季新品发布会上,华米科技正式推出了华米Amazfit运动手表,官方售价799元。

谷歌的姿态则更接近“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业内预测,以自家系统为根基,谷歌会在2016年推出一款廉价健身手环,配备轻量级版本的Android Wear。而真正的正式版Android Wear2.0(目前已有开发者预览版),则很可能是为明年的智能手表准备。

有爆料称,谷歌这两款智能手表定于2017Q1发布,内部代号AngelfishSwordfish,其中前者是大表径款,会集成LTEGPS功能,后者则主打性价比。

在这个智能时代中,无论是创客还是大厂,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会怀抱着“要做功能更全更好的产品”的欲望。相较之下,微软的风格颇为独树一帜——它曾经在Microsoft Band销量尚不错的时期果断将之停产,为即将推出的Band 2让路。而月初,在流出Microsoft Band 3 原型机的照片之后,有消息称微软手环产品线团队已经解散,甚至连官方开发者套件都被禁止访问。微软的智能手表现在何方?却没有人能说出个子丑寅卯。这在“前浪未死,后浪已至”的大环境里,的确堪称特立独行。

 

在消费电子产品迭代速度越来越快的快车道上,智能手环面临的现实愈加严酷。目前已经有很多智能手机、智能手表集成了运动健身功能,它们的出现,极有可能将运动手环等设备逼入死路。手环之死,会衍生出什么样的全新产品?则是令所有旁观者、使用者都感到兴趣的问题。

登录注册 后评论。
n
Copyright © 2016 vantk.com 远望资讯 版权声明. 经营许可证:渝B2-20030004-10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8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