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

《计算机应用文摘》

2018年03期

11期

10期

09期

08期

07期

06期

05期

04期

03期

01期

写了 208 篇文章,被 3 人关注,获得了 5 个喜欢

后直播时代,寡头将现?

文/ 韶华、王蔚芝、异想天开

2017年,曾经野蛮生长的直播市场终于迎来了大洗牌:一边是上百个中小直播平台退出,强势平台逆势崛起。另一边是同质化内容侵蚀直播市场,大量主播为吸引粉丝不惜以身冒险……。那么在后直播时代,直播的风将吹往何处?直播江湖是否依然刀光剑影?主播、平台……,这些手握流量的直播“玩家们”,又将如何打好手中的这张牌?

 

巨头入场,中国直播市场再掀风浪

近几年,直播在中国经历了方兴未艾、全面爆发和回归理性等几个阶段,已逐渐走向成熟。在进入新常态之后,仍有不少和直播相关的新闻,不时出现在人们眼前。目前相对稳定的市场格局,也还仍然存在诸多变数。

 

5亿元,谷歌入局中国直播市场

2017年12月27日下午,一则融资消息将业务已经逐渐淡出中国市场的谷歌,重新拉回了公众的视线。当日,手机游戏直播平台触手TV宣布获得了5亿元人民币(如非特指,本文中的货币单位均为人民币)的D轮融资,而此次融资便是由科技巨头谷歌领投。由此,谷歌也正式涉足了中国的直播市场。

 

据了解,触手TV平台于2015年7月正式上线,以游戏直播为主,其内容涵盖包括《天天酷跑》《全民枪战》和《我的世界》等游戏直播内容。官方数据显示,触手TV目前已拥有超过10万名手游玩家直播和超过1000万手游观众。

 

事实上,在投资触手TV之前,谷歌就已经对直播表示出了兴趣。早在2014年,谷歌就曾尝试收购当时美国第一大直播网站Twitch。这次收购未能如愿,也让谷歌近几年在直播领域建树不多。此番投资中国直播平台,显然也是对这一市场的前景表示乐观。而相关数据,也说明了这一点。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游戏直播行业报告》显示,中国移动电竞直播市场正在成为游戏市场主流。2016年,中国游戏直播市场的规模达到了28.3亿元,增长率为19.2%。艾瑞咨询预计,随着游戏直播平台进入精细化运作时代,市场规模将超30亿元,增长速度达到19.1%。谷歌此次出手,或许正是为收割市场而来。

 

直播平台上市马不停蹄

谷歌涉足中国直播市场的时间点,恰好是直播行业的一个重要节点。熊猫直播副总裁庄明浩早前就分享过类似的观点,他认为泛娱乐化、内容更迭和主播素质是直播平台接下来要解决的三个主要问题,部分头部平台将在2018年盈利并上市。

 

其实,尽快上市早已是直播平台公开的秘密。2017年底,有媒体报道快手准备在中国香港上市。虽然快手方面迅速回应称消息不符,但是这却被好事者解读为公关口吻上无法否认又不愿承认,结合快手这一年来的“洗白”之路,反而增加了快手即将上市传闻的可信度。

 

2017年3月,快手曾宣布完成D轮融资,融资由腾讯领投,当时快手估值30亿美元。而2017年12月,又有爆料称快手新一轮融资的估值大幅攀升至了150亿美元。仅仅过了9个月,快手的估值就上涨了4倍。对于快手的投资者来说,此时上市将是一个不错的时机。

 

不止是快手,虎牙和斗鱼都在今年年初先后被曝出上市传闻。据彭博社援引内部人士消息称,欢聚时代正考虑将旗下游戏视频直播平台虎牙直播进行拆分,单独在美寻求IPO上市。有分析认为,虎牙直播目前的状况不佳,已沦落为直播第二梯队,抓紧时间上市或许才能抢得先机。

 

据路透社旗下媒体IFR爆料,斗鱼直播计划将在今年进行IPO,首次公开募集3~4亿美元。投资银行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将担任斗鱼首次公开募股的联席主承销商。

 

其实,有关斗鱼上市的消息已经成了“月经贴”。去年11月,斗鱼成为了行业首家完成D轮融资的直播平台,估值将超过100亿元。更重要的是,斗鱼还正式对外宣布公司实现了盈利,这引发了业内对此其即将上市的各种猜想。

 

看涨的市场,也有聒噪之声

今年年初,主播“五五开”的开挂行为,因为较强的八卦属性,话题度居高不下。作为平台大主播,斗鱼方面对于此事的态度颇为暧昧。仅在事情发酵快一周之后的12月6日,才发了一则公告。而公告的内容还是辟谣平台官方并未封停“五五开”的直播账号,同时关闭了微博评论。

 

斗鱼的暧昧态度可以理解,毕竟大主播是直播平台的核心资源。挖角,对于直播平台尤其是准备上市的直播平台来说,是带来流量的直接手段。2017年12月31日,B站发布公告称,旗下一个月前刚签下的《绝地求生》主播" 404NTfounD "公然违背合约,跳槽虎牙。此前半个月,韦神也以同样的方式跳槽虎牙,据传转会费用高达2500万元,违约金更是高达3000万元!

 

这样的烧钱挖角行为,在直播行业其实并不罕见。相对于围绕大主播的争夺等老话题,目前平台间围绕直播内容的争夺似乎更值得我们关注。

 

去年11月,耗时三年之久的网易诉YY游戏直播侵权案终于有结果了。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停止通过网络传播游戏画面,并赔偿经济损失2000万元。在此之前,游戏和游戏直播一直被看作是互惠互利的关系。此案之后,直播平台的直播内容,将受到游戏运营公司的钳制,这对于直播平台的影响,值得关注。

 

刷粉、代打、涉黄、侵权和欠薪等问题,隔山差五就会让直播平台上一次网络头条新闻。不过,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草台班子逐步谢幕的同时,相关的监管也将更加到位,直播乱象只会越来越少,而规范和健康的直播领域,正逐渐形成。

 

 

后直播时代,平台的众生相

2017年,光圈直播倒闭,ME直播停止运营,六间房和秀色秀场等直播平台相继被收购。另一边却是几家大直播平台陆续宣布盈利。马太效应之下,直播平台的巨头化开始隐现。

 

几家欢喜几家愁,两极分化的直播市场

一个市场开始固化的标志之一,就是两极分化加大。在后直播时代,平台与平台之间也可以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前一段时间,天鸽互动刚刚公布了自己的2017Q3财报,表示自己获得了2.74亿元的营收。其中,净利润达到了1.28亿元,创下了新高。而去年这时候,天鸽互动的营收是2.36亿元。

 

同样是2017Q3,别看陌陌的股价大跌了20%,但是人家的月活却逼近了一亿,利润更是达到了7910万美元,同比增长103%。另外一边,一向宣称自己是直播平台老大的欢聚时代,它2017Q3的营收也有30.923亿元,同比增长48%,而净利润也达到了6.360亿元,同比增长59%。

 

可以说,目前这三家就是直播平台中的人生赢家。

 

在大佬们瓜分市场的时候,我们也要看到,还有一些直播平台,虽然声名在外,却才刚刚开始实现盈利(比如斗鱼和花椒直播)。投资人对于一个产品的耐心是有限的,长时间不能实现盈利的话,投资人就有可能转投他人,甚至是自己的竞争对手。斗鱼和花椒直播的盈利,也着实为投资人服下了一粒定心丸。

 

如果说第一与第二梯队都是“吃肉喝汤队”,那么第三梯队的日子就很难过了。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像光圈直播、ME直播、六间房和秀色秀场等一大批中小直播平台,大多面临着倒闭、被收购或者CEO跑路等问题。而其中,被收购反倒成了这些直播平台的一条出路——至少这还能证明他们有点价值,而很多中小直播平台甚至还没等自己把名声打出去,就已经黯然下台了。

 

主播:靠脸已经不再是出路

在主播这个领域,两极分化的情况同样存在。过去谈到主播,很多人可能想到的就是那些“传奇”。什么直播个睡觉就有N多人刷火箭;只要人长得好看,对着镜头发发嗲唱唱歌推销推销淘宝店就有金主送钱。但随着直播市场的成熟和竞争加剧,人们发现自己完全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于是,用户对主播的要求也在变得更高。主播群体的收入也开始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情况,高收入者动辄有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收入,而低收入者根本不能靠从事主播行业来养活自己。

 

而这些仅有的高收入者,往往也有自己的绝招——因为,看脸已经不再是大众的首选。比如说冯提莫,别看她在2017年负面新闻不断,但她却一直保持着高直播时长,堪称是直播圈中的劳模。更妙的是,冯提莫还能一边直播,一边慢慢变脸,从出道至今,她不管是样貌还是气质都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而这,也让她获得了一个“换头怪”的“美名”。再比如说,陈一发儿不仅能打游戏能唱歌,还会说段子,她的收入自然也不是那些只会卖萌撒娇的女主播可比的。

 

这些头部主播的成功,不仅是因为他们自己有才华,还因为他们入场早,赶上了直播这个风口。更重要的是,这些头部主播有平台愿意去耗费精力去力捧。在2015~2016年,各大直播平台曾经为了争夺资源,花大力气签下了诸多主播,但签得起不代表捧得起。有些主播运气不好,虽然自己人气高,但是却被本身人气不怎么样的直播平台给签走了——结果自然是主播过去了,粉丝却没跟来。这时,主播才知道自己能红,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老东家肯给资源。这样的主播,往往也无法再回归往日的辉煌了。

 

而那些没有做二五仔的老主播,就算平台肯捧,也并不是说红就能红的。某些主播的内容同质化比较严重,搞来搞去就是唱歌跳舞。或者没有跟上时代脚步——比如人家在打“吃鸡”他却还在吸“守望粉”,结果自然也会被市场所淘汰。只是,这些主播的遭遇恐怕还不是糟糕的。因为还有那么一些主播,人家不是被市场,而是被自然给淘汰了……

 

通常一个主播想要巩固自己的粉丝数量和热度,就要保证每天都要有一定的直播时长。而且在直播时间之外,他们还要准备自己的直播内容,这也导致某些主播的工作压力和工作强度非常大。比如前一段时间,《王者荣耀》主播“孤王”,就是因为修改了自己的直播时间,变成了从凌晨到早上,导致过度劳累而猝死。这一事件也为那些主播们敲响了警钟:直播这一行,可不是坐着就来钱的行当。

 

适者生存,强者越强

其实现在的直播市场风口已经过去,在这种情况下,资本方显然不再乐意把钱丢给刚刚起步的小平台,而是更愿意将资金投向预计回报稍低,但是却更稳妥的头部直播平台。而这也将加剧整个直播市场的马太效应——即头部直播平台有足够的钱可以吃香喝辣,而小直播平台可能连下个月的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很明显,未来的直播市场将依旧掌握在虎牙、斗鱼、熊猫与陌陌等几个大的直播平台手里,而其他小平台只会加快丧失自己的市场份额,这也将导致资本进一步远离这些小平台。因此,市场出现再一次洗牌的可能性已经不大。在恶性循环之下,2018年不管是移动直播还是PC直播,这些平台的日子都不会好过。同样地,依托于直播平台而生的主播们,恐怕也会爆出更多的问题,让直播平台在资本之外,还要面临更多舆论的风险。

 

寡头时代?或随洗牌而至

2017年对于直播而言可谓是转折的一年。一方面,行业融资规模有所扩大。另一方面,经历过2016年的“千播大战”后,行业在这一年加速洗牌。冰火两重天之下,直播平台如何度过了2017年?新的一年,直播平台又将走向何方?

 

回首2017年,直播市场表现如何?

纵观2017年,直播市场共发生了17起融资并购,涉及16家直播平台。2017年5月2日,猎豹旗下的Live.me直播获6000万美元融资。2017年5月16日,欢聚时代旗下游戏虎牙直播获得7500万美元A轮融资。2017年5月24日,花椒直播获得天鸽互动1亿元B轮融资。随后,熊猫直播完成10亿元B轮融资。而到了2017年11月20日,斗鱼完成D轮融资,并宣布成为首家盈利的游戏直播平台。

 

资本为直播头部平台输血的同时,直播这块市场蛋糕仍然充满着诱人的想象力。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上半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92亿,较2016年增长26.5%,至2019年预计用户规模达到4.95亿。

 

另外,在2017年今日头条等巨头企业也开始低调布局直播市场。其中,今日头条旗下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以及抖音视频等纷纷开启了直播功能。显然,进入后直播时代,巨头们着手入局,企图收割市场。

 

洗牌之年,直播平台何去何从?

2017年12月,CC-Smart新传智库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了《网络视听蓝皮书:中国互联网视听行业发展报告(2017)》。该报告称,自2016年“网络直播元年”以来,网络直播进入了飞速发展的阶段,网络直播平台呈井喷式增长。截至目前,网络直播平台服务数量已经超过500家,但是直播市场用户增加率逐渐下降,数量趋于稳定。

 

很显然,在行业监管加强和同质化竞争的压力下,2017年在线直播行业结束疯狂生长的阶段,进入行业调整期,直播行业趋向理性发展,行业的用户策略目标从增加用户数量转到提高用户留存率。那么这个时候,直播平台又该如何调整?

 

2017年成为了直播平台的PGC以及自制内容元年,直播也进入了精耕细作的时代。熊猫直播推出了《PandaKill》狼人杀直播;全民直播上线了《作死直播间》和《全民大胃王》等节目;斗鱼直播上线了《女拳主义》综艺;虎牙直播推出了《GodLie》狼人杀节目;花椒联合爱奇艺,SMG推出了首档汽车音乐脱口秀《卡拉偶客》。更为重要的是,上述自制内容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对此斗鱼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未来主流的盈利模式应该是‘流量+内容’的变现方式,在整合了优质资源和打造了直播生态之后,让厂商、渠道、观众都参与进来,愿意为各类优质的内容去买单和消费。”因此,我们或许可以大胆预测,2018年自制内容将成为直播平台主要的发力点之一。

 

另一方面,直播行业现已经形成两大细分领域——娱乐直播和游戏直播。随着行业走向成熟,娱乐直播和游戏直播正加速“互联互通”。同时,直播行业不断向垂直领域发展,新的分支开始不断涌现出来。以天鸽互动为例,其正通过不断优化游戏与移动直播平台实现“互联互通”,将游戏融入移动直播平台中,以便让用户享受到更为全面的娱乐体验。“目前,游戏直播和娱乐直播发展得相对不错,未来直播平台会出现更多的分类,向着更加垂直的方向发展,比如财经直播等。未来直播平台的发展将类似于电视台的发展,就像微博、今日头条正在取代传统媒体的地位一样,未来直播平台随着内容的不断升级,也有望在很大程度上取代电视台的地位。” 天鸽互动傅政军表示。

 

在这样一种大趋势之下,接下来,除了娱乐和游戏直播,财经直播等也是直播平台可以尝试的新方向,指不定就会打造出一个爆品,诸如目前火得一塌糊涂的直播问答。

 

当然,2018年的直播平台走向也离不开“造星”二字。1月13日,斗鱼在上海举行“鱼乐盛典”活动,为“年度十大巅峰主播”以及各个直播分区的优秀主播颁发奖项。当天,斗鱼直播COO程超宣布,打算投资10亿元的资金用于主播培养,称之“主播星计划”。实际上,映客、陌陌都举办过类似的盛典活动,这些素人主播像明星一样,走红毯、在签名版上签名留念、在舞台上唱歌并享受着“水友”们的欢呼。“水友”是对观看直播、与主播互动的用户的称呼。这些“水友”,托起了整个直播行业,是直播平台、主播和投资机构的金矿。而这未尝不是2018年直播平台的一大发展方向。

 

海外市场,直播平台的下一步

对于直播平台而言,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但不能否认中国已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初创企业可迅速形成规模,比如近几年火热的美团、滴滴出行和OFO等企业。国内各领域仍然充斥着大量机会,但已建立优势的企业大都开始向海外市场寻找机遇。

 

像滴滴出行、OFO和摩拜这些出行公司一出来,就高举国际化大旗。比如,滴滴出行在美国、东南亚、印度和中东市场都有布局,国内正在酣战的OFO和摩拜也在欧洲以及日本等国家做起了生意。可以说人口红利不仅是在中国,借由互联网,它适用于全球。

 

在海外并购方便,中国企业也是动作频频,今日头条近日全资收购了北美估值近10亿美元的Musical.ly短视频社交产品,腾讯此前还购入Snap公司10%股份。由此可见,人口红利并未完全消失,在全球范围内借助资本运作,以娱乐、出行、金融和信息服务等为主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仍有广阔的生长空间。

 

火起来的直播、共享经济和人工智能等,已经有比较可行的商业模式,而检验其是否支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重点则是变现。不论是直播行业通过用户、流量,进行直接变现,还是共享经济等企业通过广告、技术等服务变现,企业始终是需要盈利的。

 

2018年,直播行业发展迎来拐点,在继续深化直播服务外,攻占海外市场,向其他领域延展,多元化收入组成已成为当务之急。互联网时代,没有人能够单打独斗,通过一款产品、单一领域持续横行天下。

 

并购整合已经在路上

随着直播行业不断走向成熟,行业经过一轮洗牌后开始进入稳定发展期,巨头之间的并购整合正在到来……

 

2017年5月,上市仅3个月的宣亚国际发布公告称,将以现金支付的方式收购映客50%的股权。2017年9月4日,宣亚国际进一步公告称,公司拟以现金方式收购蜜莱坞(映客直播主体)股东合计持有的蜜莱坞48.2478%的股权。另外,2017年5月23日晚间,天鸽互动公告称,公司以1亿元现金购买密境的若干股权。密境旗下运营着直播平台花椒直播。

 

很显然,在2018年,当人口红利消失,资本趋于冷静后,直播市场将继续发生合并收购案。此外,我们可以预见的是,直播和出行、团购市场都有一些共同点,所以有没有可能在2018年也会出现两个直播巨头牵手的一幕呢?值得期待。

 

登录注册 后评论。
n
Copyright © 2016 vantk.com 远望资讯 版权声明. 经营许可证:渝B2-2003004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8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