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

《计算机应用文摘》

2018年11期

11期

10期

09期

08期

07期

06期

05期

04期

03期

01期

写了 94 篇文章,被 2 人关注,获得了 9 个喜欢

无人货架未来路在何方?

文/ 王蔚芝

前段时间,知名无人货架品牌果小美在北京的一处指定仓库被供应商封仓。与此同时,关于果小美的传闻开始不断出现:资金链断裂、员工工资大幅度下调、战略收缩……,让人恍惚中觉得,果小美似乎已经熬不过这场资本寒冬。

 

其实,果小美的遭遇,并不仅是一个个别现象,比如猩便利同样面临着布局收缩调整的问题。而这,也给那些想要进入无人货架市场的人敲响了警钟:或许,无人货架这一市场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友善。

 

在笔者看来,无人货架本就是一个“懒”概念,甚至比起共享经济这种“新瓶装旧酒”的概念都有所不如。相对于过去的无人售货机,无人货架甚至没有那一层玻璃的阻隔,用户可以直接在没有付钱的情况下,用手触摸到商品。同时由于无人货架品牌商为了节约人力成本,大多会不给或者只给场地所有者很少的场地租赁费,也不会雇人专门值守,所以很多场地所有人并不会特地抽人手去看管无人货架,甚至默许了消费者拿了货不给钱。因此,比共享单车更不设防的无人货架铺设成本和人工成本虽低,但商品和货架本身的损耗却相对较高。

 

共享单车还需要使用暴力或者记密码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来成功破解。若是以正常途径解锁共享单车却没有及时归还,就有可能造成金钱损失,甚至降低自己的信用积分。但是若有人在无人货架里边拿了东西就跑,却难以追踪——因为在此之前他根本不需要上传自己的个人信息,苦主自然也无从追踪。

 

极低的犯罪成本,让不少地方的无人货架在上线之后不久就面临着频频失窃的问题。而对此,无人货架的品牌方却始终没有拿出一个靠谱的解决方案来。就算是像饿了么这种不差钱的主,也只能选择在企业内部的封闭空间中放置无人货架,靠企业员工的素质来进行“自我监督”。而这同样会面临几个问题:一个企业不可能是完全封闭的,如何阻止外来人员偷窃无人货架?如何避免企业员工来组团“打秋风”?一旦出现大规模的失窃,如何取得企业的配合,寻找偷窃者?

 

在这些核心问题得以解决之前,那种想要靠高国民素质来赚钱的无人货架可以说是不存在未来的。但反过来,那些把消费者当“贼”来看的无人货架,反而也许会获得成功。比如说有些在办公室卖椰子的机器,还有在一些商场卖鲜榨橙汁的机器,都采用了无人货柜的模式——但它们采用的是用户先付钱后拿货的方式。这种模式不仅减少了货损,还颇受白领的欢迎。而这,可能才是无人货架的正确打开方式。

 

某些无人货架的诞生,本身是非常荒谬的。因为它想要成功,就要寄希望于极高的国民素质——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考验人性的结果,往往就是对人性的更加失望,无人货架从业者不应该不知道这一点。也许对于他们来说,想要的只是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并把这一概念包装好之后去找投资人,或者将其丢给所谓的“分销商”。而无人货架品牌的接连失败,似乎也预示着,这个概念连投资人都觉得很不靠谱了。

登录注册 后评论。
n
Copyright © 2016 vantk.com 远望资讯 版权声明. 经营许可证:渝B2-2003004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8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