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

《计算机应用文摘》

2018年03期

11期

10期

09期

08期

07期

06期

05期

04期

03期

01期

写了 299 篇文章,被 3 人关注,获得了 5 个喜欢

屡禁不止的外挂,难以割舍的利益

文/ 丁念阳 图/ 默默

不久前,《绝地求生:大逃杀》制作人布莱登·格里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游戏中大约99%的作弊者都是来自中国。”这一言论再次将“吃鸡”外挂推上了风口浪尖。事实上,不止“吃鸡”游戏,在诸如《跳一跳》等手游上也存在外挂横行的局面。

 

“吃鸡”游戏深陷外挂泥潭

说到2017年以来大火的游戏,非蓝洞公司制作的《绝地求生:大逃杀》莫属。它不仅征服了中国玩家,还征服了世界各地的游戏爱好者。《绝地求生:大逃杀》自2017年3月上线后,迅速成为年度现象级游戏,全球同时在线人数超过300万。

 

遗憾的是,随着《绝地求生:大逃杀》人气的不断提升,相关的外挂也越来越多,甚至达到泛滥的地步。加速、透视、自动瞄准、徒手砸飞机、人物缩小、伤害反弹……,各种匪夷所思的外挂能让使用者轻松击败游戏里的对手。有的外挂还根据使用者的特性进行了垂直细分,比如某外挂特意针对游戏主播开发了主播版,其功能是对游戏进行分屏,给观众看的是正常游戏画面,而主播自己看到的则是可以透视、可以超远距离瞄准和可以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的画面等。结果,一个又一个主播成功在观众的瞩目下“吃鸡”,又一个个倒在了游戏运营商事后的反作弊检测中。

 

不知从何时起,在《绝地求生:大逃杀》中开挂的“神仙”几乎就被默认为是中国人了,以至于《绝地求生:大逃杀》制作人布莱登·格里尼都宣称“99%的作弊者都是来自中国”。虽然布莱登·格里尼立刻察觉到失言,表示不能因为中国外挂玩家多就一竿子打死,蓝洞公司不会采取封锁中国玩家这种极端行为,但是节奏已经出现,在Steam上经常可以看到外国玩家仇视中国玩家的言论,不少人都觉得中国玩家素质太低,请求蓝洞公司锁区,不要让中国玩家“污染”他们的服务器。虽然不少言论都有失偏颇,但是中国外挂玩家多却是事实,这一点从国内游戏新闻报道中经常出现的“神仙打架”就可见一斑。

 

虽然蓝洞公司一直在打击外挂,一次又一次封号,反作弊系统一次又一次更新,但是外挂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有越来越猖狂的趋势。据《绝地求生:大逃杀》官微发布,截至2017年11月12日,该游戏处罚的开挂作弊账号数量达到了70万个。到了2018年1月,《绝地求生:大逃杀》的总封禁人数已达150万。在与外挂制作团队进行了长达半年的“交战”后,蓝洞官方不得不认怂,布莱登·格里尼公开表示:“中国的外挂制作团队太厉害了,利用游戏内核来攻破防线,甚至许多蓝洞自己的程序员都没发现的Bug也被找了出来,你们为什么不选择来蓝洞上班呢?”

 

幸运的是,在腾讯宣布代理《绝地求生:大逃杀》国服后,该游戏的外挂制作和售卖将受到法律管控,外挂制作者将可被追究刑事责任。而国服正式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则成为了“外挂”所剩不多的狂欢时间。在不少外挂群、售挂网站上,不少领头人已经开启了促销模式,有的甚至已经开始赠送免费的外挂试用卡。由此可见,众多外挂销售和制作者都想赶在国服上线前再疯狂赚一波黑钱,而这直接导致了外挂使用者激增。

 

手游同样难逃外挂魔咒

自从网络游戏出现以来,外挂就一直是除之不尽的毒瘤。外挂会破坏游戏生态的平衡,所以一旦不可遏制,可直接将一个爆款游戏置于死地。在端游时代,《奇迹MU》在公测阶段就已击败《传奇》,但却死于外挂,这样的案例在游戏产业里举不胜举。

 

早在2003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等五部委曾经发布过《关于开展对私服外挂专项治理的通知》,尽管其中的许多描述,现在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但对外挂的界定却很实际,即破坏合法出版和著作权,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是侵权。无奈的是,这种侵权行为始终没有得到有效的遏制。

 

2012年,巨人、腾讯和畅游三大游戏厂商的安全负责人曾共同对媒体表示:一款反外挂做的好的游戏,正常玩家和挂机刷钱用户的比例至少要达到10:1。言下之意,即没有一个网络游戏能够真正将外挂彻底消灭。端游时代如此,如今风头正劲的手游同样如此。在手游行业,由于渠道和生命周期等问题,私服现象已经较为少见,而外挂则越发凶狠。

 

巨大的利益诱惑下,外挂几乎和手游无间而生。据DataEye数据显示,国内某知名渠道TOP 100的手游,40%以上的游戏存在外挂或者辅助类工具脚本,越是热门的游戏外挂就越多。业内人士表示,“剩下60%手游没有外挂,看似封堵得很好,其实只是因为剩下的60%手游属于本身就很难生存下去的类型,因此没有开发外挂的必要。”

 

就算被认为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暴雪和腾讯,也不能真正禁绝外挂。颇具讽刺意味的是,2016年腾讯某爆款手游面世当天就有外挂同步上线。这种现象在全球颇为普遍,2017年1月12日凌晨,顶级游戏厂商任天堂的热门手游《超级马里奥奔跑》登陆iOS平台,可在中午就已经有外挂团队释放出成功使用外挂的视频来招揽生意。

 

目前,腾讯旗下火爆的手游《王者荣耀》也难逃外挂魔爪,甚至连《微信》小游戏《跳一跳》都已被外挂染指。2017年1月,《王者荣耀》官方就处罚了一大批外挂玩家。同年11月,江苏省江阴市警方破获了一起制作、出售《王者荣耀》外挂的案件,这也是目前全国首例刑事打击《王者荣耀》外挂的案件。

 

《跳一跳》是《微信》中新上线的首款小程序游戏,凭借《微信》高权重的推荐及简单易懂的玩法,瞬间刷爆“朋友圈”,热度超过当年《全民打飞机》。然而,近日有媒体爆料《跳一跳》已经催生庞大的外挂产业,在淘宝搜索框里输入“跳一跳”便能找到不少外挂。业内人士认为,《跳一跳》的出现标志着有着9.8亿月活的《微信》正式向H5小游戏开放,这将开启一个600亿元人民币级别的新市场。而外挂的出现无疑为这种乐观的预测泼了盆冷水。

 

外挂背后的利益驱动

从2003年开始,我国监管部门就开始严厉打击外挂,但外挂依然猖獗。游戏评论人张书乐表示,外挂制作的低门槛、依托爆款游戏获得的暴利和外挂的隐蔽性加强等,这些原因导致这么多年外挂屡禁不止。而腾讯移动游戏安全负责人王岳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99%的外挂是利益驱动,只有1%是处于技术爱好。”

 

外挂的获利空间到底有多大?从一些媒体披露的部分案例中可见一斑:2013年5月至2014年10月,王某等人通过网店销售《炫舞时代》外挂程序的非法经营数额共计83万元人民币;在2017年四川省射洪县的一起案件中,历某则针对《列王的纷争》编写外挂,可以让上万个账号同时登录,自动注册和打游戏“挖矿”,以此非法获利200多万元人民币。而《新京报》也曾报道,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外挂制作者月入可高达100万元人民币,普通的外挂代理一个月收入也能达到10余万元人民币。

 

业内人士表示,外挂热衷的就是爆款游戏,哪款游戏的外挂越多,就说明哪款游戏火。2017年底,蓝洞公司正式对外宣布《绝地求生:大逃杀》全球玩家数量达到3000万,同年11月初这一数据是2000万。这意味着短短一个月之内,游戏又卖出了1000万份。与之相对的则是外挂数量的暴涨,同年10月官方曾一天就封禁了4.2万个使用外挂的账户。

 

除暴利之外,低门槛也是不少人愿意顶风从事外挂制作及销售的主因。从技术角度来说,由于网络游戏的数据传输特征和本地程序的运行需求,外挂的开发并不是一件难事,不少中小厂商封堵外挂的能力也比较匮乏,只有少量头部厂商才真正具有封堵外挂的实力。在各类游戏中,FPS游戏以及各种手游的漏洞较大,并且难以修补。这些游戏大多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即为了追求动作的流畅和场景的华美,将大量的计算程序放在了客户端,许多数据文件都放在客户端运行,而不是在服务器端运行。而外挂则在客户端层面对数据进行修改,并返回到服务端即可。一边是追求游戏的更好体验感,一边是“自留”漏洞让外挂攻陷,游戏厂商在外挂攻防战的一开始,就处在只能防守的劣势中。

 

如今,随着厂商打击力度的增强以及判决案例增加,有的外挂已经越来越隐蔽,甚至有外挂团队已经不再面对普通玩家开发外挂,许多专用版定制版外挂开始出现,其隐蔽性极强,封禁难度更大,发现和掌握证据的难度也随之加大。对此,国内外主流厂商不得不通过招募原外挂团队或黑客的方式,来进行技术封堵,并且以第三方服务的方式,提供给更多的游戏厂商使用。

 

结语:

对于一款网络游戏来说,外挂就像寄生虫一般。反外挂的工作是一个漫长的、很难看到终点的工作,只要游戏持续火下去,就一定会有制作者对游戏不断进行攻击或尝试制作各种外挂功能牟利。只要游戏中存在荣誉和追求,就一定会有玩家希望另辟蹊径通过使用外挂等作弊方式达到目标。为此,游戏厂商必须不断加强反外挂技术,并与监管部门密切配合打击外挂制作者,而游戏玩家也需要端正游戏态度。

 

登录注册 后评论。
n
Copyright © 2016 vantk.com 远望资讯 版权声明. 经营许可证:渝B2-2003004

渝公网安备 50019002500898号